上海鼎翊
鼎翊动态行业新闻视频新闻
> 新闻动态 > 鼎翊动态
向松祚:中国经济转型的重大障碍
2018-07-08 23:00:00

7月6日,著名宏观经济学家向松祚在出席第三届国际保险节时发表题为《 中国经济转型的重大障碍》的主题演讲,针对房地产、金融、创新、互联网等领域,阐述中国经济转型的重大障碍,句句切中要害,发人深思。以下为演讲全文。



各位朋友大家下午好!感谢李海峰董事长的盛情邀请,在这么多人面前讲话,感到非常高兴,也非常荣幸。杨澜女士已经预告今天她要挑起我和李稻葵教授之间小小的“战争”。如果没有杨澜女士的挑起我相信也会和李稻葵教授PK一下,我首先申明李稻葵教授是我非常尊敬的教授、学者,刚才他讲了很多想法、观念,确实我有不同的看法。

 

前面李稻葵教授讲中国现在是青春期,美国是更年期,我并不认同。

 

中国的经济现在处在一个非常麻烦的焦虑期,刚才杨澜女士已经预告今天(7月6日)是中美贸易战开打的日子。中美贸易战大家讨论了很长时间,我认为中美贸易战是一副最好的清醒剂,告诉我们中国并没有成为一个真正的经济强国。这就像总书记前不久在湖北视察的五天时间,我印象特别深刻,五天时间内国家最高领导人每天至少讲到两次卡脖子的技术,我们还没完全掌握。

 

所以我今天跟大家谈的这个话题叫中国经济转型的重大障碍。如果我们不能下决心解决这些障碍,坦率的说这些问题不解决中国会过早进入焦虑期。

 

那么中国经济转型重大的障碍是什么?这么短的时间我不可能跟大家完全分享,我想有四个重大的障碍值得各位朋友一起思考。这是我个人的观点,大家不需要同意我,完全可以反对我。

 



第一个重大障碍:中国房地产泡沫

 

第一个重大障碍就是中国房地产的泡沫。中国的房地产过去十多年的发展对中国经济有重大贡献,没人否认。房地产对经济重大贡献绝不意味着,今天中国主要城市的房地产价格,无论从绝对价格还是相对价格都已超过很多发达国家。对于这一点我今天不展开讲,各位都是金融从业人员,今天我们讨论中国房地产的问题,主要从金融风险的角度谈。

 

房地产当然是重大问题,因为社会融资、银行贷款接近80%都是土地、房地产抵押。今天我们处在非常两难的状态,我们不想房价快速上涨,但是我们又担心房价大幅下降。我认为房地产所伴随的金融风险并非对中国经济有重大的伤害。

 

那么,房地产对我们真正重大的伤害是什么?是北上广深所有的中心城市房价太高,我们今天没有多少年轻人,包括二十几岁、三十几岁的大学生、研究生、博士生,能够安心下来、能够沉下心来做基础科学研究,有多少人能做数理化研究,有多少人想当工程师。没有基础科学研究,没有最优秀的工程师,科技的创新、经济的转型那纯粹是一句空话。

 

美国今天在世界的领先地位,以色列、英国在科技方面的领先地位,日本在高精尖的领先地位靠的什么?靠的是年轻人踏踏实实的努力几十年。但是我们今天房价如此之高,我们有多少人可以沉下心来。

 

华为董事长、创始人任正非先生曾经当面问过我,“偌大的中国还能不能放下一张安静的书桌”。这是中国今天创新第一个重大的障碍。

 


第二个重大障碍:人人都想搞金融

 

第二个重大的障碍是什么?我们几乎所有的公司都想搞金融,人人都想搞金融。我不是批评在座的各位,你们做的是主业、正业。我们可以侧目看看中国今天稍微出名的公司,无论国营企业还是民营企业,有几家公司不去控股金融企业。

 

过去十年以来,上市公司融资规模大约10万亿,其中差不多50%并没有投入主业,干嘛去了呢?投资房产、参股控股金融。看看我们今天的上市公司吧,三千多家上市公司的利润,25家上市银行就拿走了超过60%,所以人人都想搞金融,每个企业都想玩金融,每个地方政府都想玩金融,都想成为金融中心。

 

前不久北京有一个金融界论坛,李稻葵教授也在场,在论坛上公布了一个数据,2017年北京市金融业的增加值已占到地区GDP的17%,已经成为北京市第一支柱产业。很自豪的心情宣告,我听完以后我实在不敢苟同,实在不敢恭维。

 

北京是全世界知识分子、科学家最集中的地方,全世界大学最集中的城市,为什么科技产业没成为第一支柱产业呢?反而金融成为第一大产业。玩金融能玩出科技吗?玩金融能玩出芯片吗?玩金融能玩出汽车发动机吗?我们今天必须要反思。

 

第三个重大障碍:伪创新

 

第三大障碍叫做伪创新。刚才杨澜提到一个词,伪球迷。我是一个伪球迷,我不太懂足球,但是我今天讲的对中国真正创新的重大障碍是伪创新。

 

什么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搞得人心浮动、人心发痒。现在很多大学生,大一、大二、大三都不想上课,都不想认真读书,都去搞创业。创什么业呢?搞个商业模式,圈个钱、估个值,最后上市套现。人人都讲创新,人人都想套现。

 

我想如果我们不能解决这个问题,不能解决伪创新,不把真正通过创新引导到核心科技、工业的改进,我们的经济转型没有希望。

 

第四个重大障碍:过度强调互联网+

 

第四个障碍就是过度强调所谓的互联网+。什么叫互联网+?现在凡是沾上互联网概念的股票就猛涨,以我粗浅的研究,真正的工业实力不是互联网吧。今天世界能制约我们、美国能制约我们的是什么,互联网是一方面,更重要是材料和工艺。

 

芯片行业的朋友讲,你现在就把科技买过来,你花1个亿。光将科技买回来可以造出芯片吗?材料给你可以造出飞机发动机吗?真正的工业革命必须从材料、工艺方面取得重大的实质性突破,材料和工艺依靠的是基础科学,依靠的是数十年的积累和改进。

 

以上这些是我们真正的中国经济创新、中国经济转型的四大障碍,我想最后跟大家提出的期望也是我对中国经济的期望,也是我对中国政界、学界、企业界小小的期望,这个期望就是一句话,让我们安静下来,我们能不能安静下来?

 

我们从上到下的心态要安静下来,我们不要急于搞一个商业模式,今天估值10个亿,明天估值100亿套现。能不能把房价控制住,让越来越多的学生能够学习数理化,能够学习工程。让他们的偶像不是巴菲特,不是马云,不是王建林,而是爱因斯坦、牛顿,是麦克斯韦,我们能做到吗?

 

如果我们能做到,那中国经济就要回到李稻葵教授说的青春期;如果我们做不到,中国经济将很快从焦虑期变成更年期,甚至进入非常危险的老年期。

 

我希望今天在座的朋友能够思考这些问题,你们可以不同意我,但是我提出的问题是存在的。谢谢各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