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鼎翊
奖项介绍2017年度名家风采2016年度名家风采2015年度名家风采2014年度名家风采名家分享
> 保险名家 > 名家分享
底线与荣誉-王石
2015-08-24 10:00:00

此文为2015年7月10日万科董事长王石先生在鼎翊保险论坛五周年庆暨首届保险名家上的演讲分享,转载复制请注明出处或直接与上海鼎翊联系。

各位保险界的精英们,青年朋友们,大家好!今天我讲的主题是《底线与荣誉》,先放一个短片。这是我201410月份参选亚洲赛艇协会主席的宣传片,从这个故事开始。亚洲赛艇协会主席前几位有两任是中国人,目前是韩国人,到这一届推我当候选人,我当时是副主席。我的第一反应是哎哟,这是改革呀,以前是政府官员担当,第二是这是对我的信任呀。我说好,组织了一个竞选班子,就开始与他们拉关系。我提供了六张照片,他们不约不同地关注了一张照片,问我与WWF 是什么关系,我说万科与WWF是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他们就问了,你怎么混到了WWF美国理事会去了。

下面就开始讲这个故事。2002年我我登上了非洲雪山最高峰-乞力马扎罗,但当我等到顶峰时,却没有看到一片雪,原因是气候变暖。于是我自然而然加入了一个保护环境的组织。万科是一家房产公司,我们知道,在上世纪末,中国洪水暴发,水土流失,于是中国政府决定退耕还林,需要大量木材进口,70%用在了建筑工地上。万科是最大的住宅木材公司,需要担负责任。有一天政府会惩罚你,消费者会反对你,一想到这里,我不禁全身冒冷汗。更多的还不是考虑到中国企业家的责任,而是如何能够走得下去。往往一说到中国企业,我们就说要办百年老店,我没有那么长远的想法,我想万科还能不能再持续二十年,而像现在这样的生产方法,不要说百年,就是二十年都不一定持续得下去。就是为了利己,都要少用木材,少砍伐,所以万科走上绿色建筑之路,完全是为了长远的利己,而这种长期利己,一定是利他的,所以往往利他行为未必高尚。中国2007年,通过了绿色建筑标准,到现在,达到标准的,万科总量共达标50%,当然现在的建筑全都达标。现在的绿色建筑政府都是有补贴的,但当时政府是没有补贴的。我作为一个企业家,要把握的就是这种长远的方向。

下面我们说到荣誉,那么你说利己就是利他,这就是荣誉了吗?并不是。2005年,我们组织了探险去北极。路途中,我们遇到了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位生物学家,专门保护大熊猫,被誉为“大熊猫爸爸”。这位老教授到机场来给我送行,我很意外。因为这位老教授从来不在这种场合出现,他送了我一面旗帜和一封信,这面旗帜是他所建立的广西纯种北大生物多样性研究基地。这面旗帜我可以理解,让我给带到北极去,这封信我到了飞机上才看,大意是很佩服我这种勇气,但我读出了另外的意思。你是一个知名人士,做这种环保的事情能推动大众环保。想到这里我耳朵发烧,我没有那么高尚,就是利己,但是老教授给了我一点提示,是呀,我的行为其实可以更高尚一点。从北极回来之后,我开始到各处讲演。2011年,WWF和我签订战略合作协议,WWF也就是世界自然基金会的简称,总部在瑞士,这一年,我到了美国,恰好是WWF成立50周年,于是我被邀请到华盛顿讲演,我讲的就是乞力马扎罗的这个故事,雪的故事。之后又被邀请到WWF国际进行讲演,这两场讲演完成之后,我就被邀请为WWF美国董事会的成员,到现在已经5年了。我想说的是,我们首先对自己负责,对家人负责,对自己的公司负责,长远的利己一定是利他。荣誉,首先要去荣誉化,去光环化。我到深圳创业的时候,已经32 岁,当过兵,有了一定的人生阅历,我想做一点事情。我的办公桌上有两句话,一句来自肯尼迪,“不要问国家能为你做什么,而要问你能为国家做什么”。

2011年从哈佛回来之后,现在还在剑桥,之后的两年,我都会在国外。我为什么去国外留学?我是50年代出生,经历了文化大革命,一直拥有留学梦。59岁,不期而遇,一个邀请发来了,问我有没有兴趣到哈佛做访问学者,我想都没想就答应,这一答应,不曾想就学到了现在。当然学习效率低是一个方面,另一个方面是觉得自己现在的精力应该更多的投入到学习中来。到那边首先过语言关,我是哑巴英语,刚开始一句都听不懂,但还要完成作业。必须去学,却选了比较难的本科课程。只好让这些小朋友把他们的笔记复制一份给我,这样才能完成作业,很少两点前睡觉,吃饭不超过二十分钟,晚上睡不着,白天还要上课。这样一周,两周,半年,我开始想,值得吗?别最后熬出个抑郁症来,最后我没放弃。不是我比你们坚强,而是我知道我放弃不会再有机会了。我在网上看到两个帖子,第一个是“哈佛也有中文班?”,另一个是“哈佛也有老年班?”。这一下让我找到感觉,我身边的同学都是1920多岁的,一群小屁孩,可我跟着他们一起在学习呀,我没有掉队没有落后啊,只是后进生啊。我鼓励的不是你们,而是你们的父母,你们的父母再让你们学马化腾,那你们就让他们学习王石。所以在哈佛的那两年,我脱胎换骨,如获新生。除了语言关,还有交流,文化差异,生活习惯。在那边办信用卡办了一个月,很笨的一个人,到那边咔咔地运转起来了。我现在的思维方式,像回到了二十年前,每天都习惯紧张。到了剑桥,换了生活环境,一下就不紧张了,如沐春风。过语言关就是为了交流,我在英国、法国坚持吃当地餐,由此有很多机会和一些院士进行交流。

中国人现在富起来了,中国作为一个经济大国,如何赢得别人的尊重,首先要尊重别人。在剑桥,华人有1000人,在赛艇上看到华人很少,于是我组织了华人赛艇友谊赛,这点我很自豪。剑桥在中国很有名取决于徐志摩的一首诗,早年的中国是没有发言权的,徐志摩是在这种背景下出去留学的,去的时候轻轻的,来的时候也轻轻的。直至现在,中国留学生也不敢去玩赛艇,觉得那很高大上,但事实上不是。我刚刚谈到了肯尼迪的那句话,后面还有下半句,“世界公民们,请不要问美国能为我们做什么,让我们为人类做点什么”。我们中国人站起来了,我们中国人要为中国文明,为人类减少疾病,减少灾难,为这个地球的可持续发展,让我们中国一起为人类做点儿什么。谢谢大家!



关闭